*影响中国政策*
 查看往期
第68期 2018-07-17(每周二出刊)

主编点评

【本期主编】:徐婧

去杠杆和严监管正在加速社融和M2增速创新低,可关注“消费+优质创新”行业!》央行放松了基础货币,但是商业银行层面的广义流动性依然在收紧。单纯靠货币政策已经很难达到增加广义流动性、刺激经济的效果。为什么会出现广义货币收紧这样的情况呢?首先,债务率过高的约束。目前中国全社会的负债率达到250%的历史高点,这意味着进一步举债的空间非常有限。中国去杠杆任务艰巨,这决定了货币不可能过于宽松。其次,影子银行监管的约束。过去中国的货币超发,主要原因在于影子银行发展失控。同时,这也加大了中国的金融风险。按照资管新规的要求,未来所有的非标资产到期以后都要转化为标准化资产,预计信贷会进一步从表外回到表内。由于去杠杆和强监管导致信用违约频发,股市当中的金融、地产和周期股领跌,可关注消费、公用事业等具有一定的防御性的行业以及优质创新等行业。

银行间充裕,中小微饥渴,如此宽松,有何意义?》现在的货币信用环境,估计算得上是“流动性陷阱”,虽然总量上1.84万亿新增信贷看起来比5月多了不少,但企业部门用于资本开支的非金融企业中长期贷款显著恶化。要命的问题就在于,当前的银行,即使得到了投放信贷需要的资金与额度,但环顾实体,也会发现钱无处可投。因此,就算央行继续宽松,顶多是纵容金融机构继续在金融市场加杠杆(6月份机构继续在债券市场加杠杆),对其他企业融资环境的改善恐怕作用微乎其微。现在的现实情况就是,银行间流动性很多,机构加杠杆乐此不疲,但是水流不到中小企业。那么这样的宽松,有什么意义?